“最美山城”长汀十年间如何沦陷为制毒重镇?

2017年05月10日 14:42:53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艰难禁毒之路

    2015年,公安部在广东惠州召开禁毒会议,这一年,全国抓获的长汀籍制毒人员仍然超过了100人,公安部将长汀县升级为“毒品问题通报警示地区”。经过4年的打击和治理,长汀头上的帽子没有摘掉,反而从“草帽”变成了“钢盔”。

    一系列的打击与追逃行动,迫使制毒分子更加小心隐蔽,他们的窝点分布更是扩散到全国。这使得长汀警方的禁毒战线进一步拉长且分散。长汀警方的追逃路线常常是动辄跨越大半个中国。像去年有一案子,陈兴平和同事们从长汀某镇追到相邻的城市,扑空后,隔几个月犯罪团伙又出现在了千里之外的陕西省,他们又一路追踪追到了贵州才把犯罪嫌疑人抓获。

    让陈兴平气恼的是,犯罪嫌疑人至今零口供,他知道最高刑罚是7年,承认最多减2年,不承认还有可能轻判。嫌疑人在审讯中干脆对陈兴平直言:“别问了,我就拿2年来赌。”

    2016年,陈兴平坐了43次飞机,这是禁毒大队每个人出差的平均航班数。多的一年坐了60次航班,上百次火车,更有人一年出差超过了330天。这一年,长汀县公安局抓获长汀籍涉麻制毒犯罪嫌疑人186人,占全国的78.5%;打掉了49个窝点,范围涉及全国多个地区;破获公安部目标案件13起,省公安厅目标案件6起,根据群众线索查破案件有53起。

    对于这些在外地发“麻财”的人,南山镇党委书记陈开荣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们只能在批地置业、盖房,子女上学、征兵上不给他们便利,不然还能怎么样?可是他们发财了,并不是那么在意这些。”

    如今在长汀城区,正在进行河道治理,以及修缮古城墙。只要稍加注意就会发现,在每一个公共场所,每一个宾馆,每一辆公交车,甚至每一个环卫工人的服装上,都有醒目的禁毒标语。长汀县公安局副局长陈兴平说,“在乡镇里,我们规定一个生产队至少要贴五条标语。”

    为了禁毒,长汀县动员了一切可以动员的力量。而在与南山镇相邻的河田镇,毒情相对而言没那么严重,但同样严阵以待。该镇对通电、通水、通路的163个废弃的可能制毒场所,每周巡查一次,乡镇干部共计803人设立禁毒档案,每周联系询问一次。为防止摸排不准确,县委县政府对乡镇干部禁毒不力的追责也极为简单直接:在当年抓获的涉麻制毒人员中,80%必须在乡镇重点摸排人员名单中;在当年该乡镇抓获的涉麻制毒人员必须超过该乡镇重点摸排人员的10%。因为干部压力太大,河田镇党委书记林天荣经常收到村干部的辞职信。

    2017年3月7日清晨6点,长汀县城西禁毒大队的一间办公室已经亮起了灯,公安局副局长陈兴平在他的办公室里准备文字材料,准备将这两份材料带到北京去。

    几个月前,他手下的一名警察在追逃毒贩途中牺牲,陈兴平此次去北京是去为他申报烈士荣誉的。而另一份材料则是他们对新的缉捕公告的统计。“(2017年)2月底,我们发布第六期缉捕公告,93人,现在抓了十几个,差不多每天抓一个。一个有效的举报电话就可拿1万到5万的奖金,跟过去比翻了几十倍,群众举报很踊跃。”

    4月25日,全国禁毒重点整治工作推进会在长汀举行。国家禁毒委副主任刘跃进宣布,长汀由“国家级的通报警示地区”降为“公安部重点关注地区”。长汀“摘帽”成功。

    “即便摘帽成功,我们也将继续以打开路,我们会做到‘力度只增不减、保障只增不减、措施只增不减’,持之以恒地开展禁毒工作。”今年4月,长汀县县委书记廖深洪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记者 龚龙飞)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责任编辑: 吕爱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