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东第一毒枭”被抓:自学制毒 称想赚2个亿

2018年01月03日 09:15:24 来源: 中国青年报

    5

    刘洋在同学的婚礼上听说了林松被抓的消息。这个林松小学和高中时的同班同学开始完全不相信,直到朋友拿出手机,打开一条视频。画面里林松带着手铐,警察正带着他在一间满是化学设备的屋子里指认现场。

    “看得我一愣一愣的,太震惊了,怎么可能?”刘洋吐出一口香烟,摇摇头说。

    在他印象里,林松是同学里的积极分子,“最近几年的小学同学聚会,都是林松组织的。”

    林松的高中班主任也记得,他在学校时成绩一直属于中上水平,“在班里很活跃,很爱表现。”高二时,因为教室供暖出现了问题,班里有同学商量着要给电视台的民生节目打电话。林松听说后,“跟另外一个同学一起,连续几天在班里发起了大讨论,最后说服同学,放弃了爆料。”

    “他是少数几个毕业后,每年还会再来看我的学生。”他的高中班主任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2015年2月初林松还在请他吃饭,他说那时林松看起来状态很好,“和以前一样侃侃而谈。”

    班主任问起林松的工作,他说自己还在北京卖房,“绩效还不错”。

    2012年,大学刚毕业一年的林松只身一人来到北京,应聘了一家房地产中介公司。一个比他晚入职一个月的同事至今还没有忘记这个个头不高的东北小伙儿。

    他记得林松“小聪明很多”,很擅长跟客户沟通。“有的晚上10点以后还要看房的,他也会从家里出去接客户。”那时他们的团队一共有20多个人,林松能做到前5名,“一年挣个二十多万没啥问题”。

    因为业绩突出,在公司的一次表彰大会中,林松还作为优秀员工代表发表了演讲。一张由林松朋友提供的图片也证实了他那段时期的成绩,那是一张由公司颁发的奖状,因为“表现优秀”,他被评为自己所在区域的“销售精英”。

    “他有自己的想法,很聪明,偶尔想一些让人意外的事,也不在乎别人怎么说。”在刘洋看来,林松一直想多挣钱,每次一起吃饭,林松谈论最多的就是怎么挣钱,“他这方面比较上进,看到什么事觉得可以挣钱,他就敢干。”

    事实上,林松只身一人来到北京做中介,就是在新闻上看到了房地产放松调控政策的新闻。在北京做了一年半的中介后,林松又突然辞职了,他在家乡看到了商机。

    他从外地买回了一个热气球,希望借此改变长白山区人工打松塔的原始方式,“既安全又高效”。他把自己的名字制成两个硕大的红字,印在气球上,等待着上门的租赁生意。

    结果那个热气球几乎没有飞上过天空,当地人不适应新方法。现在,热气球还躺在家里楼下的空地上,上面落满了积雪。

    热气球生意失败后,他又去了青岛。一位发小打算在那边港口做“船务生意”,拉他一起创业。

    “在北京一年挣20多万能干嘛,我不会再回去了,当时只想着去青岛挣大钱。”在看守所里,林松谈起这次决定。

    可这一次,他彻底失败了。“船务生意”甚至都没有启动,朋友也不再还钱。

    谁也没有预料到这样的结局。出发前,他带上自己剩下的10多万元,再劝说父母拿出了他们10多万的积蓄,然后期待着自己30岁前的“最大成功”。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责任编辑: 吕爱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