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毁我青春强戒助我新生

2017年07月26日 09:08:45 来源: 法制日报

    毒品,毁了我的青春。

    我来自山西省某市三矿。1999年,我19岁,每天和一些“朋友”在社会上游荡,出入网吧、酒吧、迪厅,觉得好玩、痛快,对人生根本没有正确认识。后来我认识了一个“大哥”,把霸道、神气的他当成“偶像”,还学会抽烟、喝酒,变成地道的小混混。

    在他的诱导下,我开始赌博并接触上毒品。第一次吸毒是2002年7月,我和几个朋友在赌场赢了点钱,回来的路上,有个朋友说:“今天来点好玩的吧。”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土制海洛因说:“尝尝吧,这可是好东西,只要吸上几口,就有你想不到的感觉……”

    也许是赢了点小钱的原因吧,得意忘形的我迈出错误的第一步。此后,我的毒瘾越来越大,需要的毒资也越来越多。但十赌九输,好运不会总站在我这边。为了满足毒瘾,我卖了车,仅仅3个月,便吸了个精光。正当我为下一次毒资发愁时,警察抓住了我,我第一次因吸毒被拘留15天。出拘留所那天,大我一岁的姐姐来接我。一出大门,她就给了我一个大耳光。我和姐姐感情很好,从小她什么都让着我,她是狠铁不成钢啊。我下决心要戒断毒瘾,从那天起,我努力打拼,小有收获,还娶了妻子,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渐渐远离以前的“毒友”。

    正在我春风得意之时,无意间遇到在一起拘留过的“毒友”,他开着好车,拉着美女,家里很有钱。在随后的几天里,我经常和他出入一些高档场所,出于虚荣心和欲望的驱使,我的心理防线被打破,尝试了正在流行的K粉和冰毒,心想“这次和以前不一样,不会上瘾的,少来一点没什么”。

    没想到,K粉和冰毒比传统毒品更厉害,我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开始骗父母的钱,向朋友借钱,每天只想着如何弄到毒资换毒品。很快,亲人、朋友像躲瘟疫一样躲着我,妻子也与我离了婚。

    2016年11月24日,我被送到山西省大同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四大队。在戒毒所半年多时间里,我进行了深刻反省,感到自己真不是个人——整天让父母、妻子、儿子为我担心,让他们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我的过错给他们带来难以言状的痛苦和折磨,我恨毒品,更恨自己!

    如今,戒毒所里的民警对我悉心照顾,让我学习到更多的法律知识、增长了职业技能,让我明白,今后应该当好孝顺的儿子、合格的丈夫和负责任的爸爸,更让我懂得做人的道理和处事的原则。就像四大队队训所写,要“谦恭待人,慎守规矩,诚恳做事”。

    我下定决心和毒品彻底决裂,绝不辜负戒毒所民警对我的谆谆教导和殷切希望。

    (作者系山西省大同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四大队戒毒人员吴某)

责任编辑: 吕爱玲